我悲伤的告诉你我有病

一只胖海的故事

听说你是胖海?

从前有只小胖海,他经常举起自己肥大的钳子,底气十足地跟海滩上的小动物们说,“在这个海滩我是横着走的!”然而大家都知道,胖海本来就是横着走的,如果有胖海跟他们一样是直走的那才新奇咧,所以大家都对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很不屑,然而他们还是附和着说卧槽牛逼整个海滩就你横着走那是太厉害了,原因无他,还不是因为这个肥胖海的背后总是跟着一只黑乎乎的大海龟。
大海龟不怎么说话,走路也总是不紧不慢,但他在海里游得飞快,锐利的喙可以把海滩上的小动物哪怕带着壳的都能咬个粉碎,大家都很怕他,看见他就躲得远远,生怕他一个不开心就把他们咬了。
然而大海龟虽然是只长得又臭又硬、脾气也不好的海龟,但也不至于这么凶恶霸道,他不过是在海里游腻了,偶尔上岸晒晒太阳,等晒腻了再回海里,让自己的龟生不那么单调。在海滩上,只有小胖海会傻乎乎地找他玩,因为小东西根本不晓得这只大海龟能一口咬碎他引以为傲的大钳子,单纯想亲近这只体型比他大好多的伙伴,等大海龟心情好了还能爬到他背上的壳壳玩耍,比其他小动物站得高看得远,多威风呀。大海龟看着这只整天在自己身边活蹦乱跳的小胖海,突然觉得在海滩晒太阳的时光似乎不怎么无聊了。
于是这个海滩出现了一只胖海横着走,一只大海龟不紧不慢地跟着的奇特景观。
附赠小剧场:
【海里】
海龟甲:啊,还没到繁殖期呢,他咋又上岸了
海龟乙:是啊,那么早上岸,有姑娘等他吗?
海龟甲:哪家姑娘这么火急火燎……不对啊,之前看他上岸也没见他带着他老婆孩子回来呀
海龟乙:那他上岸干嘛?老婆孩子都不带回来,难道他……不行?
海龟甲:看他在海里这么威风,居然不行么……啧啧
海龟乙:啧啧
【海滩】
岸上的大海龟:啊嚏!
小胖海:老黑你咋啦?晒太阳也能打喷嚏?
大海龟:没事,可能……有龟说我坏话
小胖海:??谁敢欺负你?我不一钳子他一下啊
大海龟:没事,乖,在我背上坐好,带你游一下泳
小胖海:好啊!

我丢雷楼某啊

庆祝黑板恢复直播啦~好想看甜蜜双排喔。

震惊!丐帮大师兄单身46年竟一夜脱单!

梗来自霆峰的一套图,如涉及侵权就删。
严重ooc。
无任何考据。文笔也很烂。大家看着开心就好。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发出我的声音:我菜.jpg

一、
黑洲非人,简称黑人,性别男,君山丐帮人士,江湖称“丐帮大师兄”。
特点:1.喝酒玩鸟打女人;
2.切磋狂魔;
3.至今单身。
以上摘自隐元秘鉴。

原本今天应该是很平常的一天,因为一个快报打破了昔日的平静:
“报!有可靠丐帮弟子透露,丐帮大师兄脱单啦!!!!”
都说快报内容越短就越重要,这不,短短的一句话,给这个原本平静的江湖激起千层浪。
“卧槽!那个男人居然脱单了!大唐要亡了吗?!”
“不要骗我啊,他那种每天在切磋区连小姐姐都使全力殴打虐待的人会脱单?”
“我赌十金他的脱单对象是被他强迫才答应的!黑洲非人简直非人哉!”
……
江湖人士最喜欢这种在茶余饭后可以怡情的八卦,能给枯燥的生活带来不少乐趣。对于这种绯闻性质的快报,江湖人士个个都恨不得奔走相告,并召集各方亲友,大肆讨论一番,短短一句快报在他们的讨论下都能写成厚厚的一本话本,什么《霸道丐帮爱上我》《越打越爱》《为了你我甘心放下棍棒》等等言情类话本应有尽有。
然而,这则快报的主角之一,却和往常一样等到午后才慢悠悠从家里出来,直奔切磋区。和往常一样,黑人的到来受到在场所有人的瞩目,和往常不一样的是,那些盯着他的人却没有走上去邀请切磋,而是边悄悄打量边交头接耳,不知道在小声比比些什么。黑人一向对江湖的闲言碎语毫无兴趣,见没人主动上来挑战,正摩拳擦掌想骗个奶妈让他打一顿热热身,终于有人走向前了。
这个人却不是挑战者。这位拿着 一卷书册卷成轴的七秀女侠走向前,后面跟着一位拿着笔正在作记录的万花侠士,看起来就不像来切磋的。黑人本来亮起来的眼睛很快暗了下来,撇了撇嘴正要转身走开,七秀女侠赶紧叫住他:“‘黑人侠士且慢!小女是大唐快马飞报娱乐版的记者!方便借一步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黑人挑了挑眉,想了想自己最近好像没参加什么武艺切磋大会,怎么会有人来采访……等等,她说她是娱乐版的,难道自己的唱歌天赋被发现了?想到这里,黑人喜上眉梢【因为没有眉毛没人看出来】,但还是冷着脸回答:“可以。”
见丐帮大师兄如此爽快地答应,七秀连忙把黑人请到茶馆进行采访。
“黑人侠士,”七秀为黑人倒了一杯仙崖石花,“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可以。”黑人冷着脸点头,脑子里却在反复纠结,如果记者要求现场献唱一首,该唱小跳蛙呢还是老友万岁?
“我们收到一位匿名丐帮弟子的情报,说您告别了46年的单身生活,正式脱单了,是真的吗?”
“什么?”黑人一愣,怎么作为歌手出道的第一个提问居然是这个,“怎么可能?!”
七秀和万花大惊,互看了一眼,七秀赶紧补一句:“可是,这是您的……”
“假的!我哪有46岁,我才刚及冠好吗?你们记者怎么搞的?不好好调查清楚再提问吗?”黑人皱起眉头【然而没人发现。
“啊啊!抱歉,我们这是从……咳咳得来的情报!那您……真的有对象了吗?”
对象?黑人一愣,脑海里浮现一张脸,脸的主人又气又羞,瞪着他的眼睛水汪汪的,让人心生怜爱。
“哦,对象啊。”黑人恍然大悟,脸上浮现一丝微笑,“是啊,前不久有的。”
平时一向板着脸的黑人居然面带笑意!两位快报记者惊呆了,七秀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扯一下万花的袖子,万花马上回过神,拿起毛笔在纸上飞快地涂涂写写。
“敢问是哪位女侠得到您的青睐呢?江湖现在议论纷纷,没想到像您这样的钢铁直男也会有对象……咳咳咳咳!不好意思容小女喝口茶水。”
“什么女侠?”黑人再次皱了皱眉头【依旧没有人发现他在皱眉】“我跟他都是带把的!”
“啪嗒!”万花奋笔疾书的毛笔瞬间掉落在桌面,七秀差点将刚喝下的茶水喷出来。但作为专业的娱乐版快报记者,什么大风大雨都见过,她很快镇定下来,毕竟现在大唐风气非常开放,男风盛行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连自己的闺房都藏过好几本男风话本,自己也曾笔写过某几位名剑大会高手的……咳!七秀捡起万花桌上的毛笔塞回他手里,“那……能否告诉我们是哪位侠士呢?”
“他啊,好像是蜀中唐门的。”黑人脑海里又浮现出唐门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心里一暖,“我打过很多唐门出来的人,但只有他让我印象深刻。”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七秀眼睛里闪烁着异常兴奋的光彩,握着书卷的手微微颤抖,看着平时冷面的丐帮大师兄此刻微笑着沉浸在回忆的模样,感觉自己可以重操旧业写一本丐帮与唐门爱恨情仇风云录。
“你们都知道的,我经常在切磋区里混。”黑人摘下一片叶子放进嘴里咬着,目光随着回忆也飘远,“但我也不是只切磋的,有时候无聊了,会跑去浩气的据点收一下保护费……巴陵镇这个据点刚好离我们君山很近,所以我经常带着徒弟去那边收保护费,专门挑那些江湖上有名的、有钱的人,目前为止都还没失败过。”
“我在巴陵混了多少年,你知道吗?巴陵简直是我第二个君山,从来没人敢在我地盘上闹事。”说到这里,黑人不禁有些得意。
“直到那天,我徒弟去劫镖带回来了一个人……”黑人说着,忍不住笑出了声,“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

二、
徐大豆,性别男,体型矮子,君山丐帮人士,丐帮大师兄黑洲非人的徒弟之一。
特点:1.喝酒玩鸟打女人;
2.能吃;
3.致力于拯救单身师父一百年不动摇。
以上摘自隐元秘鉴。

“你们问我怎么知道师父有对象的?”徐大豆接受江湖快马飞报采访时,正津津有味地啃着大鸡腿,听到这个问题,赶紧三口并做一口啃完手中的鸡腿,脸上洋溢着得意,“诶小姐姐我跟你说啊,我师父你们是知道的,老大不小了,都46……【七秀:你师父说他刚及冠,你再这样说他就揍你】咳咳咳,反正一直没成亲!我一直拿这个嘲笑他,然后被他揍咳咳咳……前两天啊我带着小弟们出去劫镖才知道他外面早有人了。”
徐大豆想起那天偶遇到的“师娘”,越想越欢喜,笑得合不拢嘴,“讲真我师父眼光真不错,他们现在也很幸福,这狗粮我先干为敬了你们随意哈!”

三、
童话,性别男,蜀中唐门人士,江湖人称“声控一刀流唐门”。
特点:1.话最多的唐门;
2.只吃一小碗;
3.说一刀就肯定能一刀解决!
以上摘自隐元秘鉴。

当记者找到童话时,童话正独自在唐家集的面馆哧溜哧溜地嗦着螺蛳粉,他的桌上还放着几个刚吃完见底的碗。
“您好!您就是唐门大师兄童话侠士吗?”七秀坐在童话对面的座位上,余光偷偷打量他面前几个叠在一起的面碗。
“唔……你哪位?”童话嗦完最后一口粉,转头向面馆老板高声道,“老板我再要一小碗!”
七秀嘴角抽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位鼓着腮帮子像松鼠一样咀嚼的男人,难以将他与江湖上冷酷讷言的唐门弟子联想到一起,但基于良好的职业素养,她赶紧回答:“您好!我是大唐江湖快马飞报娱乐版的记者!我想采访您几句!”
听到“飞报”“记者”“采访”这几个词,唐门弟子一愣,赶紧转头对面馆老板说“老板,刚刚我叫的那碗粉麻烦打包就行了”交代完后笑着对七秀说:“原来是快马飞报的记者呀,还是娱乐版的!以前都是竞技版的来采访我怎么今天娱乐版来了呢?难道是我被评为今年年度大唐最帅侠士吗?诶,有点不好意思啊,我一向很低调的呀咳咳……刚刚那碗面是我帮我师弟打包的,这些碗是之前的客人吃完店家还来不及收走的,我只吃一小碗就饱了嗝!blabla……”
面对眼前滔滔不绝的唐门弟子,七秀目瞪口呆,回顾以前接触过的唐门弟子都是惜字如金,冷着脸一副难以接近的样子。难怪她提到要去采访童话时竞技版的五毒小姐姐一脸同情地看着她,“丐帮大师兄就喜欢这种的吗?”七秀心里默默吐槽,听着童话自顾自的家长里短说了一通,怕是说到天黑面馆收摊都说不完,赶紧强行打断:“额,不好意思,童话侠士我们有些问题需要您回答。”
童话听了赶紧点头,“您问您问,我都如实回答,童叟无欺!”
七秀松一口气,问道:“传闻您跟丐帮大师兄黑洲非人喜结良缘,确有此事?”
童话一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本来这几天逃回唐门后吃了十几碗螺蛳粉努力让自己暂时忘了前几天发生的一切,没想到这么快又让人提起,还踏马是江湖快报的记者!眼珠滴溜一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正想着运行浮光掠影逃开,然而身子却无法动弹,更别说运功!他正疑惑,一名拿着虫笛的苗疆女子款款而来,坐在他旁边。
玛德!这不是快马飞报竞技版的五毒小姐姐吗?他撇了一眼七秀,发现她正向五毒投向赞许的目光,根据自己在名剑大会的实战经验,才发现自己中了五毒教的噬心蛊!!
炮生之敌——噬心蛊!童话想抬起头仰望天空,努力让自己的泪水不流出来。
“您快说吧,您不说我不给您解。”五毒拨弄着手中的虫笛,对童话莞尔一笑。
“说就说吧!”童话默默在心里流泪,“我踏马的没跟谁喜结良缘!”
“哦?那您跟黑洲非人怎么认识的?”七秀女子托着腮问。
“唉,我跟你们说那天真的吓死我了!”童话回想起前天的事就心有余悸,“我在巴陵跑商呢,一群丐帮突然冲出来劫我镖!你们听好了是一群丐帮喔不是一个!那群丐帮我怀疑他们脑子都有问题,居然洗的恻隐奇穴!我放一个机关他们就炸一个!我从小到大都没看过这种阵仗!我一个天罗诡道心法的没机关还玩尼玛呢!我能怎么办!我一个唐门,没什么钱,平时靠跑商养我家师门老老小小,被这群丐帮劫镖我还能剩多少盘缠呀?”
说到这里,童话咽了一口水,“幸亏哥灵机一动吼了句——我是你们老大的马子谁敢动我?”对于他在十万火急想出的应对策略,他显然十分满意:“我觉得这个很管用,正常人应该就放我走了吧!唉,然而他们那群人脑子有毛病,万万让我没想到……”

四、
前几天。
“我是你们老大的马子谁敢动我?”
话音刚落,本来围着童话闹哄哄的丐帮弟子突然静了下来,看着面前一群小矮子目瞪口呆的模样,童话对自己的对策十分满意,治熊孩子他还是有办法的!正想拨开这群熊孩子继续跑商,却被一股股牛一样的力量拉扯得他没法动弹,他回头正想装作凶巴巴地再吼一句,只见原来呲牙咧嘴的丐帮矮子们都一脸星星眼地看向他,一张张小小的脸上都洋溢着类似“猪终于会拱白菜”的欣慰。
他正疑惑,丐帮矮子们继续用着不符合他们体型的力气拉扯着他。
“师娘!您什么时候嫁给我们师父啦?我们都不知道!”
“师父好坏喔!居然把这么好看的师娘藏起来了!”
“师娘!您跑商师父怎么不来护送您?我们去揍师父好不好?”
“师娘咋就看上我们师父的?师父他没有眉毛,又凶,唱歌还很难听诶!”
“师娘好水灵,师父几时A啊?”
“师娘blablabla……”
面对一群叽叽喳喳的矮子,童话束手无策,他从来没有面对这样阵仗,他也有年纪跟他们相仿的小徒弟,但他们都很安静,每次都是只有他blabla在讲然后被徒弟们嫌弃。正被矮子们吵得晕乎乎的,一个矮子从远处助跑过来,运行着轻功,拉着他的手把他带上天。
“师娘!我们带你去见师父~!!”
童话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地面,感觉头晕乎乎。
“搞什么嘛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童话回神过来,徐大豆带着他到达了君山总舵。
“你……你带着我来这里做什么?”看着一群熊孩子围着他,童话觉得自己像被抢去做压寨夫人的良家妇女一样,想哭。
徐大豆开心地甩了甩童话的手,“我要告诉师父我找到师娘了嘻嘻!师父背着我们找师娘不告诉我们!”
“我……”我踏马不是你们师娘!看着一群把自己围起来还有怪力能把自己的机关炸掉的丐帮熊孩子,童话肠子都悔青了,心里的泪水如同嘉陵江一样奔流不息。他只能寄望于这群小屁孩的师傅,能听他解释后放他回去,希望他们的师父能正常一点。然而有这一群不正常且有怪力的徒弟,他们的师父该不会也不正常吧。想到这里,童话眼前浮现一个满脸横肉一脸猥琐地打量他的壮汉,不禁一哆嗦,摸了摸腰后的弩。
“到了!师父的狗窝!”随着熊孩子的欢呼,他们来到一棵高大的杏花树树下,面前有一间略微简陋的小房子。
童话要非常努力仰头才看到杏花树的树顶,杏花花瓣柔柔的飘落,让他想起了唐家堡问道坡上的樱花,原来除唐家堡以外也有那么好看的花树啊。
“狗比师父起床啦!师娘来看你!”徐大豆大力的捶着门,弱不禁风的一扇门被他使劲敲打感觉随时要被掀翻。大豆捶了一阵子,门打开了,走出了一个顶着一窝乱发的男子,男子一出来就给大豆头上来了一拳,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这么早叫我你想我揍你吗!”
大豆捂着头呲牙咧嘴:“狗比师父你有了媳妇还不带君山来!还让师娘孤零零一个人跑商!你个渣男!”
“什么渣男啊臭小子我什么时候有……”黑人捏紧拳头准备再给大豆一拳。充分了解师父心思的大豆赶紧一个迎风回浪躲过这一拳,赶紧拉着童话的手,“师娘你看,师父打我!”
童话打量着面前这位被低气压笼罩的男人,莫名的压迫感让一向巧言善辩的他竟是害怕的一句话也憋不出来。注意到他袖口露出的一点纹身,确定大豆的师父也是丐帮的。他再次紧张的摸了摸腰后的机关弩。唐老太太啊这个丐帮看起来好凶啊,他不会也会炸我机关吧?
黑人眯着眼打量着面前这位唐门弟子,脑里浮现了几个月前,他戴着苏幕遮化名参加的切磋大会上,跟一名唐门弟子对决的场景。面对唐门弟子布下的机关,他毫不迟疑用恻隐炸掉,每布一次他就炸一次,让唐门弟子无力反击,三次败在他手下。
“你爆我弩有意思吗?我问你有意思吗?”唐门弟子气急败坏地抛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眼前的唐门弟子和脑海中炸毛的唐门弟子慢慢重合了。
原来是你啊,终于找到你了。
丐帮大师兄看着眼前窘迫的唐门弟子,一扫清晨被吵醒的阴霾,露出了笑容。

最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童话一则

改编自安徒生的《野天鹅》。
幼儿向的文风。剧情娱乐向。
文笔不好,瞎瘠薄乱写,肯定会坑,没人看我就懒得修文懒得考虑后文了。
cp勿上升真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被紫竹林包围的王国。这个王国的国王有11个儿子。年龄最小且最得宠的王子叫童话,他有一对甜甜的小酒窝,整天挂在脸上,笑起来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暖暖的柔柔的,尤其是用膳的时候,那是王子最快乐的时刻,无拘无束地大口吃饭的模样让旁人忍俊不禁,心生怜爱。国王很是疼爱这位最小的儿子,送了他一个碗,这个碗需要半个王国的代价才能买得到。
对于童话王子享受这份独宠,他的十位哥哥却没有丝毫的嫉妒心,因为他们也深爱着他们可爱的弟弟,愿意把这世间最好的都给他,希望他能够永远天真无邪,不受到任何伤害。身为童话的长兄,他们非常优秀,擅长使用弩箭,百步穿杨,箭无虚发,一身惊鸿游龙无懈可击,让童话心向往之。他们在闲暇时刻会跟着童话一起出去玩,然而11位王子集体出游的场景太惹人注目,遭到了童话的无情反抗,再三强调不许跟着他出门。于是他们只能通过浮光掠影,悄咪咪地跟随暗中观察,防止有人欺负童话,尤其是那位整天被童话王子黏着一起玩的要饭小子。
然而幸福的日子不是长久的。有一天,国王迎娶了一位新王后。这位新王后其实是位恶毒的女巫,迷惑了国王让自己登上王后之位。她一点也不喜欢国王的11个孩子,尤其是童话,不仅被国王宠爱着,还受到了平民百姓的爱戴,对她王后的声望造成了威胁。她想不明白,这位整天聒噪打闹还特别能吃的熊孩子哪里招人喜欢了。于是她暗中派人时刻盯紧童话,发现童话除了喜欢在城堡里玩,还会偷偷跑到城堡外面,找一个叫黑人的小乞丐一起玩。王后牢牢抓住了把柄,立即去跟国王吹枕头风:“童话王子简直不识本分,不学无术!整天在城堡吵吵嚷嚷,武功也学不好,一箭过去靶上竟无事发生!还经常偷偷跑出城堡跟一个乞丐整天混一起,贵为王子却越发没有规矩,有损王国的名声……以及他那一小碗的饭量,迟早得把我们国家吃穷啦!”被迷惑的国王对王后自然是惟命是从,立即下命令将童话王子逐出城堡,放逐到紫竹林深处。
被逐出城堡的童话非常伤心,最爱他的父皇居然为了继母抛弃了他。他的母后很早就去世了,在这个城堡里父皇和他的哥哥们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如今他被父亲逐出城堡,也离开了他的哥哥们,孤零零地被放逐到紫竹林,身上只带着父亲送给他的碗,那是他从城堡里偷偷带出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这片紫竹林他从未来过,无论哪条路都没法看到尽头在何处,恐惧、悲伤、无措的心情混杂一起一涌而上,他躲进了一从高高的灌木丛林里,忍不住哭了起来。平时爱笑的眼睛里跑出了豆大的泪水。
突然,面前的灌木丛传来窸窣窸窣的声音,童话停住了哭泣,挂满泪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以往他偷偷跑出来玩时,总是缠着黑人带他来紫竹林探险,黑人会带着他去比较安全的区域玩耍,并千叮咛万嘱咐竹林深处偶尔会有猛兽出没,就不要进去了。以前在竹林里有他的老黑在,他就不会害怕。然而今天他一个人,他的弩、机关都没在身边,连化血镖这种不需要弩就可以使用的技能被一个叫gww的坏人偷走了。如果是猛兽进来他要怎么办?
这时,一个毛茸茸的黑色爪子探了进来,童话看着这个有着尖指甲的爪子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完了,他要被撕碎成为野兽的晚饭了。童话害怕地闭上眼睛,边运功准备丢暴雨梨花针,边大叫:“父亲!哥哥!老黑!哇呜呜呜别吃我啊我不好吃!!”
想象中被爪子撕碎的疼痛没有,他只感受到脸又湿了一片,他睁开眼,发现一对黑眼圈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发现他睁开眼睛后,面前的滚滚开心地将他扑倒,再次舔了舔他的脸。
“哎呀,原来是你啊!”童话破涕为笑,抱住怀里的熊猫,“你可把我吓坏了!”紫竹林确实会有野兽出没,包括熊猫这个“萌”兽,今天他难得欧气爆棚,遇上了紫竹林的“地头蛇”、他和老黑的老朋友——滚滚。滚滚的嗅觉很敏锐,一直顺着童话的味道找到了他。
“童话!童话!你在哪童话!”远处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这个声音对童话而言太熟悉了,他赶紧爬出灌木丛,大叫着回应:“老黑!!我在这里!”
黑人听见童话的回应,赶紧顺着声音跑过去。他今天刚睡醒,出去觅食,就听见路人都在议论,“国王把他最小的王子逐出了城堡”。他一惊,立刻抓住那个路人问:“你在乱讲什么?”路人被他凶狠的表情吓坏了,哆哆嗦嗦地说:“我……我亲眼看见的!城堡的守卫将王子押去紫竹林的!就……就往那边走的!”话音刚落,黑人就放开路人顺着他指的方向奔向紫竹林。
黑人很小就开始一个人流浪,去过很多地方,直到被一个老僧人收为徒弟,定居在这个被紫竹林围绕的王国,遇到了童话王子。因为流浪的日子都是颠沛流离,遇到过许多人却注定是萍水相逢的结局。他从没有过像童话这样长久的朋友,虽然是童话单方面缠着他,求他带他去玩。他一开始很不耐烦,看着他一脸天真,没受过苦的样子就心烦。但日子久了,就像冰雪抵不过温暖的春光,他也抵不过童话的真诚与热情,表面上保持一副嫌弃的样子,心里却把童话当做最重要的人,他也曾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好他。
黑人在紫竹林跑了很久,累得气喘吁吁却又不愿停下来,直到隐约听到童话的喊叫声,他赶紧边叫着童话边跑过去。看到童话抱着滚滚,眼睛红红的像哭过一样,他才放下心来,蹲下来喘了几口气,而后拉住童话的手,“没事了童话。”他又喘了一口气,微笑着对他说: “我来了!”童话看着跑得满头大汗还在喘气的黑人,鼻子一酸,放下滚滚抱住黑人又开始哭起来。